多宝棋牌
    广州红鼎棋牌:扑克悬疑小说独家连载:《诈唬
    时间:2020-08-20浏览次数:

    《诈唬》是两届普利策奖获得者简·斯坦顿·希区柯克出于对扑克的热爱,以向扑克致敬为名而作的悬疑小说。

    她还曾创作过《眼睛的把戏》、《女巫棒》、《社交圈犯罪》等著作,是《纽约时报》评选出的最畅销书作家、剧作家和编剧。

    导读

    穆德·沃纳出身上流社会,家道中落流落地下私局谋生,10月10日,她只身前往纽约四季酒店,当众枪杀亿万富翁桒·桑德兰后成功逃逸。

    杀人只是穆德这场“复仇记”的翻前诈唬,这位没落千金是否能扳倒仇人讨回正义?

    精彩尽在纽约时报年度畅销书—《诈唬》

    第31章

    喝了一晚的酒,做了一晚的爱之后,霍布斯准时在十点钟来到斯卡拉的公寓。

    玛格玛昨晚盛情邀约他去她家,他选择答应不仅是因为她能帮到他的事业,还因为她信誓旦旦跟他保证自己一定能让他很爽,她说自己绝对比那些年轻女人厉害!共度一夜良宵后,霍布斯发现她的话居然是真的!她那是相当厉害啊!虽然表现还比不上霍布斯两年前为了报道寡头政治在采访完后睡过的那个俄罗斯模特,但玛格玛的技术已经好到跟那位模特有得一拼了!

    霍布斯步出电梯后就看到了斯卡拉,斯卡拉身上的定制西装让霍布斯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穿的是一件过时的粗花呢夹克,里面是已经起球的羊绒衫,灯芯绒裤已经有些褪色,脚上的拖鞋也是邋里邋遢的。

    “嘿!哥们!早上好啊!昨晚的聚会还行吧?”斯卡拉打着招呼,并热情地拉着霍布斯进公寓。

    之前碰到不方便在电话里聊的勾当,两人就会在斯卡拉的公寓碰头,所以霍布斯其实来过几次这里,虽说斯卡拉公寓里的简陋让他看不起,但他同时又很嫉妒斯卡拉可以买得起这间公寓,这让他禁不住想起自己那间租来的破旧单间,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他也想变富有,现在他的机会来了,公众对于这桩丑闻抱着极大的兴趣,桑德兰留下的这桩风流韵事堪比一线明星的桃色新闻,霍布斯知道如果他把“亿万富翁”、“荡妇”和“重婚”这三张牌打好了,他一定会成功的!

    进门后两人坐在客厅喝咖啡。

    “丹雅一会儿就出来了,你是怎么认识玛格玛的?”斯卡拉问。

    “在一次晚宴上认识的。

    ”说完后霍布斯就停下了,他从不会在斯卡拉面前透露太多自己的私生活。

    “你们好上了?”斯卡拉不打算轻易放过他。

    “算不上。

    “她有个绰号叫‘八卦姑婆’你知道吧?她会到处传播自己听到的消息,过分的是她会往里添油加醋,所以我一般不信她说的话。

    “比方说她炒了你的这件事?

    “我就知道她会对别人说是她炒了我,但事实上...是我不想再帮她做账了。

    “是吗?为什么呢?

    “因为她已经用不起我了,我之所以会替她做账,主要还是看在珍的面上。

    丹雅来之前,我们先聊点知心话?

    “好啊!”霍布斯拿出他的笔记本和钢笔。

    “这个就不要报了。

    霍布斯点点头。

    “老实说...丹雅听说要见你她有些紧张,你也知道外面的媒体是怎么说她的。

    “可以理解她的顾虑。

    ”霍布斯想起《纽约邮报》最近一期的封面,丹雅穿着丁字裤抱着一根钢管,标题是:重婚亿万富翁的妓女外室!

    “我告诉她你是个好人。

    “谢谢你的美言。

    “我过去其实帮了你不少忙,是吧哥们?

    “应该说我们是互相帮忙。

    ”霍布斯纠正道。

    “我今天给你的可是独家新闻,它应该是你这辈子最重要的一个机会了,是不是?所以你应该会报答我吧?

    霍布斯斜睨了他一眼:“报答?

    “这么说吧,今天的新闻你其实可以这么写,珍·桑德兰这个卑鄙的女人借助媒体的力量抹黑丹雅,目的是为了拖延时间,因为她不愿履行她丈夫的遗愿,而这些安排我其实都是在桑德兰的授意下做的,丹雅是个很善良的孩子,绝对不是他们所说的无耻拜金女,公众不能只听珍的一面之词,他们也应该听听丹雅怎么说才公平。

    “那丹雅的说法是...?

    “她只是一个未谙世事的年轻女孩,碰巧爱上了一个有权势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也爱上了她,所以他想要照顾她一辈子。

    两人之间的事就是这么纯粹简单!

    尽管霍布斯根本不认为这个故事广州红鼎棋牌简单,更谈不上纯粹,但他还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我已经等不急要见到她了。

    话音刚落,斯卡拉就说:“看!她来了!

    丹雅站在通道里,头上是一盏灯,看到灯光下的她,霍布斯眼前一亮,为她的年轻和姣好的面容所倾倒,她和媒体发布的那些不雅照里的荡妇简直判若两人,脸上完全没化妆,只擦了一点唇彩,浓密的黑发向后梳成一束马尾,灰色连衣裙未能掩盖她的性感曲线,她很高,皮肤是古铜色,看起来年轻又漂亮...霍布斯禁不住感慨,她真是一个人间尤物!

    “丹丹宝贝,我们正好说到你,快过来坐!”斯卡拉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丹雅有些犹豫,她坐下时眼神看起来怯怯的。

    “你好桑德兰夫人,对于您丈夫的去世,我深表遗憾!”霍布斯礼貌地说。

    “谢谢!”听到他称呼她为桑德兰夫人让她很惊讶,心里很感激他的尊重。

    霍布斯研究着眼前这张上了无数封面新闻的脸,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人,中国最大的网络棋牌游戏但却散发着一种摄人眼球的性感,她长着一张娃娃脸,可却拥有一副魔鬼身材,两者组合在一起简直太有杀伤力,她给人一种美而不自知的感觉,怪不得桑德兰这样的老男人会对她一见倾心,这样的尤物谁不喜欢?

    丹雅呷了一口咖啡,透过杯沿偷偷观察霍布斯,两人目光相遇,但她没有闪躲,依旧直勾勾看着他,霍布斯不知道她是在跟他调情,还是在打量他,看看自己是否可以信任他,是否可以跟他说实话。

    根据以往的经验,霍布斯很清楚其实多数人都是渴望讲述自己的故事,但关键在于要如何让受访者开口。

    “丹雅...我可以叫你丹雅吗?”霍布斯问。

    她耸耸肩:“可以。

    “那也请你叫我布伦特吧,”她像乖孩子一样点点头,霍布斯问:“你和桑德兰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斯卡拉突然插嘴:“丹雅很年轻,容易受影响,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专业的摄影师,可她只能靠自己,在这个世界她一个亲人都没有,她很漂亮,所以她找了一份能赚最多钱的工作来支持她的梦想,只是这份工作刚好是脱衣舞,这难道是她的错吗?我们有什么权利为此对她进行谩骂?这算不算是一种性别歧视?

    丹雅垂下头,霍布斯看不出她是因为尴尬、难过还是别的什么,但他知道只要斯卡拉在这里,她就不会对他敞开心扉。

    “伯特,我觉得丹雅用她自己的口吻来讲述她的故事效果会更好。

    ”霍布斯说。

    “这样也好,丹雅,那你自己说吧。

    ”斯卡拉双臂抱胸靠在沙发上,摆出一副听丹雅说的姿态。

    可丹雅什么都不说话。

    “说吧,宝贝,”斯卡拉催促道:“不要顾虑,霍布斯是站在你这边的,对吧,哥们?”斯卡拉对霍布斯眨眨眼。

    丹雅还是低着头一声不吭,霍布斯来回摩挲他的拇指,斯卡拉的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

    “你们两就这么坐着相对无语?这怎么行!这样的话我们怎么把事办成?”斯卡拉急了:“你说句话啊,丹丹,告诉布伦特桒是怎么勾引你的?她其实不知道他已经结婚,如果珍想要用这个理由告丹丹,那我们就会以诽谤罪对她反诉,是吧,宝贝?

    丹雅突然起身离开。

    “呵呵,进展挺顺利...”霍布斯把笔记本收了。

    “等等!”斯卡拉说。

    他在卧室找到丹雅。

    “宝贝,怎么了?你为什么不和霍布斯说话?

    “因为你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你一直在插嘴!

    “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让你敞开心扉。

    “你在旁边我很紧张,根本没法开口。

    斯卡拉觉得有些受伤:“我让你紧张了?丹丹,亲爱的,我做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啊!

    “在你面前和他聊天让我觉得尴尬。

    “你当真?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忌讳的,你可以放心说任何你想说的话,你知道吗?丹丹,我觉得我比你还了解你自己。

    “既然这样,今天的采访不如你来做好了?!还TM要我干嘛!

    “冷静冷静,宝贝,你冷静点,我们得尽快让舆论转成对我们有利,这真的很重要,布伦特可以帮到我们。

    “我不信他会帮我们。

    “相信我,我帮过他很多,他不敢玩我们,你今天是怎么了?那么排斥他?

    “这能怪我吗?!我TM每次想开口,你就先替我说了!

    “好吧好吧...”斯卡拉不情不愿地说:“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我到房间里待着好了。

    两人回到客厅,斯卡拉走开让丹雅和霍布斯单独谈话,不过他却趴在房间的门上偷听,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听到两人开始聊起了数码相机,然后又听见丹雅说起她心爱的猫月月,每当听到那个讨人厌的生物时,斯卡拉就自动屏蔽这个信息,两人能聊得来斯卡拉自然很开心,可每次听到两人的笑声,他就嫉妒得要发疯,大概一个小时后他终于受不了了。

    斯卡拉再次走进客厅:“好了好了,是时候拆散你们两个了,我和丹丹三点钟还有重要的事要办,宝贝,你要开始做准备了,霍布斯,你这边差不多了吧?

    “我要的信息基本都聊到了,谢谢!”霍布斯说完就站起身来。

    他和丹雅握手的时候非常礼貌地对她鞠了鞠躬:“丹雅,很荣幸见到你,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第32章

    “写或不写,这是个问题...

    霍布斯正面临哈姆雷特般的纠结。

    采访完后他回到公寓,边喝血玛丽边在电脑前绞尽脑汁考虑如何下笔,该用何种方式描绘丹雅·迪克特·桑德兰这个迷人又难以捉摸的女人,他有一个自己的截稿期限,三点前他必须完成。

    霍布斯很清楚在如今这个时代,新闻里的真实性基本已经像打字机一样消失殆尽,今天的新闻一无事实骨架,二无内容血肉,三无思想含量,文风浮夸自大,标题一惊一乍,事实似是而非,不仅唐突读者,也丧失传播价值,污染舆论生态。

    霍布斯曾认为自己是一个“有底线”的作家,带着信仰和一腔正义投身出版界,他曾经很鄙视那些网络写手,他们不管内容的真实与否,只管凭借自己的喜好传播消息,霍布斯不愿与这些人为伍,可现在他却清醒意识到,人们宁愿阅读精心编织的有趣谎言,也不愿了解真相,因为真相在他们看来是那么索然无趣。

    身在战区里谁还要死守老规矩?于是他开了自己的博客,公众不想看好的,只爱读坏的,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是上层社会里的丑闻,是掩藏在权贵生活阴沟里的臭咀,于是霍布斯选择和斯卡拉打交道,后者用他知道的肮脏内幕换取一种话语权。

    两人之前也做过类似交易,可相比这次内幕的含金量,以前那些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斯卡拉的目的很明显,只要霍布斯愿意用他的博客替她洗白,斯卡拉就把丹雅这位关键人物引荐给他。

    霍布斯可以借此成名,斯卡拉也能因为丹雅的洗白获得他想要的。

    三赢的局面。

    霍布斯明白为什么桑德兰那么迷恋丹雅,可他不理解像桑德兰这样有钱有势的人怎么会冒险犯重婚罪?玩玩就可以,何必冒失去一切的风险娶她?难道她威胁如果不结婚就离开他?而他因为非常迷恋她以至于宁愿冒险也不愿失去?是什么原因让像桑德兰这样的人犯下如此不计后果的错误?

    出于好奇心,霍布斯用谷歌搜索“史上有名的重婚者”,蹦出了许多内容,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些一直到死去或有人揭发,当事人拥有第二配偶的秘密才公诸于世的例子。

    其中有一个是关于作家阿奈斯·宁的,像她这类女性重婚者并不多见,而这位写出名作《维纳斯的德尔塔》的著名作家,她偷偷过着重婚生活的时间居然长达11年之久,在这十多年时间里,她频繁往返于纽约和加州,一位丈夫是纽约的银行家,另一位是加州的演员,她曾经写过这样的话:“平凡的生活束缚着我,我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逃避,再也不受拘束!

    因为一位美丽的脱衣舞娘偷走了他的心,桑德兰也成了重婚的一员,而他也是直到死那一刻罪行才昭然若揭。

    采访过丹雅后,霍布斯觉得她其实挺不错,虽然她的职业上不得台面,可她给人的印象却只是一个正直单纯的漂亮女孩,爱上了一个有权势的成熟男人,而这个男人想要娶她为妻,作为一个处在她那样地位的女孩子,她又怎么抗拒得了?

    霍布斯翻看自己的笔记时,他渐渐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丹雅耍了,在整个交流过程中,她完全没有向他提及任何有关她和桑德兰的爱情故事,当时他就有些起疑,但现在他越想越不对劲,一般来说,当一个人堕入爱河,他/她会迫不及待对那些愿意倾听的人大聊自己的感情,特别是如果其中一方已经过世,那他/她在另一方的心理就只剩下回忆,这种时候活下来的一方肯定很想和别人分享这份回忆。

    丹雅很清楚霍布斯对她和桑德兰的感情有兴趣,可奇怪的是,她似乎并不想聊到桑德兰,当他问丹雅两人是如何认识的,她却反过来问他是否经历过一见钟情,以此作为答复,现在回想他们的整个交流过程,他突然意识到每次自己问她一个问题,她就立马用另一问题来反问他,他在这次采访中说过的话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得多,这次会面应该说成是丹雅采访他,而不是他采访丹雅才对。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她想在对他有很全面的了解后才向他敞开心扉?还是说她只是害怕暴露自己?或者说她其实完全不爱桑德兰?又或是因为斯卡拉一直在偷听所以她只是紧张才不开口?或许这件事背后还藏着一个更复杂的故事,一个她不愿说或害怕说的故事?亦或者她其实很想把事情说出来,只是她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人?不过有一点霍布斯很确定,他强烈地感觉到,这个外室身上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纳闷归纳闷,但答应斯卡拉的交易还是要完成的,霍布斯写了一篇博客对她小小恭维了一番,把她和桑德兰的关系描述成像特尔比和斯文加利那样的情况,单纯年轻的丹雅不过是被催眠了,只能乖乖接受有权有势老男人桑德兰的摆布。

    对于斯卡拉说的她为了追求摄影师梦想而委身下贱工作的事,霍布斯往里加了一些很俗套的一个人为了追逐梦想而艰难维持生计的剧情,他按照她提的一个奇怪要求,在文章里关于她在非法婚礼中那段内容里,加上了她穿着她母亲留下的蓝色绸缎礼服嫁为人妇的这个细节,她说因为她觉得母亲会在天堂看到这一幕,丹雅几乎是恳求霍布斯一定要加上这一段,她强调:“请你一定要在文章里提到蓝色绸缎礼服。

    他把文章再从头到尾捋一遍,里面的内容虽说俗套得不能再俗套,可它却巩固了他在这个备受瞩事件中的媒体地位,斯卡拉看到这篇文章会很高兴,而这也意味着他有可能会给自己提供更大的权限,霍布斯点下发布键,将这篇文章发布到他的博客里。

    霍布斯正用已经放了两天的鸡肉沙拉给自己做三明治,电话在这时候响了,他按下接听键:“你好,我是霍布斯。

    “布伦特,我是丹雅,我需要你的帮助!

    Copyright © 手游棋牌购买网站 版权所有    
    充值斗地主软件下载  无双斗地主